公告

人耕食歡迎你投稿:人耕食網站為一公共性媒體,基於對言論自由的信念與媒體接近使用權之堅持,凡讀者來稿原則上全文刊登。相關注意事項請上http://cultivator.pixnet.net/blog/post/66670864

目前日期文章:201310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施朝祥

        幾天前種的地瓜,並不如意期地成長,阿英姐在紅土特性下工作,勞動過度造成身體不適;阿凱則長期取水不利、對種植的不熟練、加上阿英和阿杏姐的刀子口,重挫阿凱的信心,和我的放任不顧,各種消息四起,讓大家的熱情已急速退失,這場夢成為大家的沉重負擔。


  熟於耕作的阿英姐,對於耕作一事總會以達到經濟效益來考量,而忽略其它,在灌溉後泥濘不堪的紅土工作,腳剛一踏下就深陷其中,在仍艱苦卓絕地耕作,造成兩腿酸痛,第一天晚上整晚睡不著,最後靠著藥劑才睡著;第二天起,土壤已乾燥,土塊硬如石頭,同樣不利工作,阿英姐仍然艱苦卓絕地挖土耕作,造成五指無力合攏。阿英姐除了感嘆,年少不在體力退失。


  富含徵量元素的紅工,少氮肥和有機質的貧脊土壤、地勢高風力強盛、水源不足等諸多因素,讓所有人都認為無法出息(出息:指種植的作物可以出售賺錢),勞動都是多餘的,或者說是不合經濟效益的工作,若要土壤改良,一來時間太長,未來不確定太高;二來經濟成本太高,能否回收仍有變數。


  無法章法的工作,每個人各行其事的作業,更讓情況惡化,情況汲汲可危。在低迷的氣氛中,應要仰望資源的挹注?或是應要撤退呢?或是……



  最近空心菜開花了!地瓜也開花了!這些牽牛花科的作物都在開花,白色的空心菜花看起來非常好看,如果我對它沒有特別的期待,欣賞空心菜花應是很令人愉悅的一件事。植物開花後會把所有的精力放在繁殖下一代上,從外表看來它們生長接進停滯。


文章標籤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施朝祥
 
  在農場中的紅土,是個很令人頭疼的問題,不知道要如何種植作物。
 
  許許多多的人給了不錯的意見,聽完這些建議後,發現是一場新的災難,本來單純只是不知要如何種植罷了,現在完全荒了手腳,更加茫然不知所措,茲錄幾則以供參考。
 
  甲農民說:「這地許久以來沒有耕作,因為地瓜是旱作,所以要先淹幾天的水,把旱作的害蟲都先淹死再種植才好。」
  乙農民說:「這地許久以來沒有耕作,所以不會有什麼害蟲,直接耕作就可以了。」
  丙說:「這水位高於田,用虹吸原理的連通管就可以把水引進田裏。」
  丁說:「依我和水打交通一輩子,用掉數十顆馬達的經驗,我拍胸脯打保證,這水你一定引不進田裏,一定要用抽水馬達才能,而且馬力要夠。」
  戊說:「你這地瓜這樣種不可以,來示範一次,看好,把一支條放下,用旁邊的土培土,再用腳大踏三下,這才會長得好。」
  己說:「這一次用三支條,太浪費了,而且依學理,這樣會搶土地中的肥份和陽光,這樣長得不好看,全陪拔起來重種才好。」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施朝祥
 
  十月二十一日參加原住民深耕德瑪汶協會舉辦的感恩活動。這個協會我比較喜歡稱為「部落廚房」,是從九二一大地震後就認識的朋友,也算是十多年的老朋友了。可以說是地震介紹的朋友,九二一大地震後,認識了很多因地震工作而認識的朋友,只不過還在努力找方向的人已不多了!
 
  這場感恩活動中,最令人矚目的算是野菜介紹了。在餐點活動中,除了竹筒飯、小米醃豬肉等常見的食物外,最令人感到好奇的是野菜了──恰查某(鬼針草)、飛機草(昭和草)還有一道沒上桌的黑鬼仔菜(龍葵)。他們的幼苗、嫩葉都是一道可口的野菜,和茼蒿菜一樣有種特殊的氣味,入口味道微苦而後甘,很令人懷念的味道。
 
  這些野菜在市場中反而買不到,而且阿凱說:「小時候常看到的黑鬼仔菜,現在都不見了,好像是被農藥給毒死了。」
 
  我向建治抱怨說:「我把整園子的野菜耕除,然後再種上花椰菜、空心菜、包心菜……..那我在忙什麼呢?我就吃野菜、賣野菜就好啊!為什麼要這麼耗工地去耕作呢?」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王法明 (新竹市 大學生)

 

日前,霧峰亞洲大學三位學生在校內安藤忠雄美術館剪綵典禮上以舉牌、呼口號的方式表達對政府的不滿。在三十秒不到的時間內遭到警方迅速架離並帶往派出所偵訊。

 

近年社會運動風起雲湧,抗議案件多如過江之鯽。諸如大埔毀田拆屋案、士林王家都更案、華光社區迫遷案、關廠工人臥軌案,不勝枚舉。雖然抗爭強度不斷提升,政府不反求諸己,回應訴求。反而動用更多的警力,進行更強的鎮壓,猶如蒙眼的瘋馬般一意孤行。像失控的火車頭,將台灣帶往未知的彼方。

 

這種高壓、暴力的治理方法也在高等教育的校園中發酵。2011年11月,台灣大學學生組成的「紹興學程」為紹興社區的居民請命,於校慶上發起抗議活動。校方面對坐著輪椅的紹興居民與手無寸鐵的學生,選擇呼叫警察允予驅離。2012年12月,【聯合報】大篇幅報導清大陳為廷同學於立法院質詢教育部長的事件。清 華大學校方在六個小時內就發表道歉聲明,譴責學生,代替陳為廷道歉。事後並以「企業很在意」為由拒絕撤回道歉聲明。大學,本該是社會上一個充滿反思與自省能力之處,卻也難擋這股暴力的洪流,使台灣學術殿堂的獨立與自由一步步遭到侵蝕。

 

於亞洲大學發生的這場事件沒有肢體衝突、沒有丟鞋砸雞蛋。這樣的和平抗議行動被警方強硬排除,已經嚴重的侵害了當事人表達意見的言論自由。但更嚴重的是,這件事情在大學的圍牆裡發生,因此他更侵害了對整個社會至為重要的學術自由。

 

學術自由係從憲法11條的言論自由中延伸而來。根據大法官釋字380號,學術自由應包含學者的研究自由、教師的出版與教學自由、學生的學習自由等。在學術自 由的保障之下,才能讓研究者沒有不敢探索的領域;老師沒有不敢傳授的知識;學生沒有不敢提出的問題。學術自由乃是真理與反思的保護傘,讓其能夠免於社會上 種種政治、司法乃至宗教的壓迫與暴力,在得罪權力的同時仍然可以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文章標籤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施朝祥

  「原本也以為不可能,水怎麼可能往高處爬。但是看了國外的例子之後,開始思考它是利用空氣和水的壓縮比不一樣,發現水是有可能被擠到高處的事實,就開始研究並動手製作無動力揚水器。」康康口中咀嚼台灣口香糖神采奕奕地說。

2013-10-18_203227  

 

(康康 圖/老張)

 

  就像台灣多數的技術人員一樣,康康是典型的代表,正是台灣產業的重要碁石。對於自己嶺域的專業技能,有相當程度的掌握,認真研究各種問題,從理論認識到實作經驗都相當富豐,利用各式各樣的器物提昇生活的便利性,並樂於與人分享研究成果。

 

  在完成無動力水揚器後,苦無實際使用的機會,恰巧在蘇力颱風過境所帶來的豐沛雨水,進行了實地的操演。在實際操演之後,雖然還算滿意,但總有可以找到更好更有率能的方式。

 

  各項改進實驗

 

文章標籤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施朝祥

 
  老張說:「生活越方便,人就越笨。由於農場沒有電,反而為了尋求另外的可能性,並反思到,現今社會生活的碁石──電能,可能對人類的生活而言是方便,但並不一定會使人變得更加有智慧。相反地,由於方便性反而失去了更多發展其它能源使用的可能性。」
 
   在電力來源不便的情況下,更引發出尋找各種不同能源的使用方式。台灣的電力能源,從發電場出發,經過長途的輸配送到用戶家中或農田,其實很耗能,於是找各種在不使用電的情況下可以使用之能源形式。在幾經討論與找尋之後,發現有許多的不同能源的運用形式,包括使用風能的風車、利用重力位能的水流、還有分子 間吸力的虹吸管來取水、以及最有趣的事,可以利用具有破壞力的水錘現象汲水的無動力揚水器。

 

  善用水錘的破壞力
 
   水錘作用(Water Hammer),或稱水擊,意指水流於長管路中流動,此時若將管路下游之閥門快速關閉,水流之流動具有慣性之動量,因此水流之慣性動量持續往前推擠,造成 管內壓力急速上升,造成管路受到破壞。在住家發生時,除了慢慢的破壞管線外,其噪音會造成很大的困擾,常會讓人誤以為噪音是鄰居製造的。
 
   熱水器為家庭中最容易產生水錘的場合,主要熱水器內部有複雜的迴路,致開關關斷時產生不穩定壓力衝擊;快速啟閉之水龍頭開關,將產生振動及噪音,形成水錘現象,影響環境寧靜;當抽水馬桶水箱,將近滿水位時,因浮球波動造成水流不順暢,形成一連串壓力波,導致震動及噪音的產生。
 
文章標籤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施朝祥

 
  菲特颱風過境,將「從種子到餐桌」的小朋友種菜活動,延至國慶日舉行。這些天經雨淋日灑,讓培土後的菜畦也漸漸穩固,更適合種植。


   阿英姐認為紅土,土壤太過貧脊,種植任何作物都難以達到市場的要求,決定用牛糞改善土壤。正巧二年前,阿英姐認識了一座乳牛畜牧場,那時畜牧場由於生產 過程有些瑕疵,導致大量的牛乳變質無法以生乳的方式出售,牧場為減少損失,要釀酒方式決解瑕疵牛乳,而找到了懂得釀造酒的阿英姐,阿英姐免費幫牧場釀酒, 結下一份情緣。此次需要牛糞,牧場主二話不說,立馬答應要多少有多少,而且只收運費,在活動當天,先運了一卡車牛糞到農場,為了方便作業,堆成了二座小牛 糞丘。


  從神岡鄉運來的牛糞剛放置完成,眉山基督教會的小朋友就到達,在種植前先施用牛糞肥,在取用肥料前有一份要求,就是不能直接用手拿,小朋友們各盡其能地使用捶手可得的各項工具與容具,有人用肥料袋裝牛糞肥、有人用塑膠籃裝牛糞肥、有人用二塊塑膠地板夾牛糞肥……..


  有些小孩希望展現風騷而獨立扛一包、有些小孩二人抬一籃,邊走邊說笑。
文章標籤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施朝祥

      據十月九日報導,爭議長達18年的農業外勞政策,農委會主委陳保基首度鬆口,台灣部分農業的確有引進農業外勞的需求,農委會將遵守「限業限量」原則評估,分階段開放引進,解決農業長期「農工荒」的困境,提升農業競爭力。

 

  言下之意,此乃大勢所趨,而且只要有農業外勞,就可以提升農業競爭力?

 

  每次開放外勞都是藉口:美其名是粗重危險工作沒人做。但是實際說穿就是剝奪本國勞工就業機會,讓企業主剩掉人力成本,在低工資、低工安、低人道的工作環境下,對外勞進行國際壓榨,換取企業更高的利益。常常有企業,將本國勞工技巧性排除在外,讓外籍勞工在層層剝削下,前來異鄉受苦,真正肥了是那些為富不仁的官吏與的企業。

 

  外勞政策真的有利企業提高競爭或起死回生嗎?從近幾年台灣經濟衰退,中小企業轉型失利,許多人力密集的夕陽產業,早就放棄引進工業外勞,直接在台灣收工關廠,前往人力成本低廉的國家設廠生產。現今引進的外勞,集中在離不開台灣土地的工程外勞,大量外勞充斥在這些走不掉的工程之中。至於工業勞工的分佈,多數集中在投資龐大受到投審限制,難以轉往他國的企業,以及一些漸漸失去競爭力的中小型工廠之中,外勞政策無異成為一種交換籌碼,用以留住大企業或挽救小工廠。

 

  那麼農業外勞是要決解缺工問題嗎?農業真是沒人要從事工作嗎?

 

  從今週刊「清大畢業生 為何淪為澳洲屠夫?」的報導,「在這裡認分地出賣勞力兩年,然後帶著兩百萬元回家。」時薪有十九元澳幣,每周大約能賺八百元澳幣,差不多是新台幣兩萬四千元;一年五十二周,收入應該會有一二五萬元以上。照理說,每年存個百萬元並不算難。

文章標籤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施朝祥

 

  原本預計十月五日下午三點半,要進行「從種子到餐桌」的重頭戲,讓小朋友種菜的活動。

 

  四日,大家也正為此事張羅,台中市有機發展協會理事長巫建旺和總幹事許晉田特地從東勢來支援小牛中耕機,協助犁耕並「打菜畦」(培土)。

2013-10-10_182112  

 

  看到他們在使用小牛機,阿凱也乘機向他們學習。由於準備不夠,阿凱忙到天黑,沒有電就沒有燈光,阿凱又撿來的木頭點上火把,繼續工作直到八點多才吃晚餐。

 

  ×    ×   ×

 

  另一方面,孩子也在期待著種樹的活動,大家熱烈的討論著,明天要如何到農場,有些小朋友希望能騎腳踏車到農場,有些小朋友則希望可以搭車到農場,眉山基督教會的牧師娘則忙者調度車與司機。

文章標籤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施朝祥

 

  心中總有個疑問:為什麼農家子弟不務農?

 

  和一些人談到農業問題時,總會說自己是農家子弟,好似很瞭解農民的狀況,但又好像太認同農業。和這些人聊天時,總會有種違和感油然而生,但真實是什麼卻又說不清楚。

 

  十月初到阿弟家喝茶,阿弟是和家人搏鬥了十數年,終於可以放手進行友善土地的耕作的中年人,這事被整個家族當成戲,家族的長輩對這事盡是數落之語,沒人看好這事。

 

  在和阿弟的閑聊中,無意間談起小時候的生活。阿弟說:「小時候最喜歡上學,最討厭放假了。當同學們高興地等待假期的來臨,規劃要去何處玩時;我總是希望假期不要來臨,想到家中總有忙不完的粗活,有日本精神的阿爸,總是不斷地要求工作,永遠沒有休息的時候。那時我真的期待每天都能上課,永遠不要放假。」

 

  聽到阿弟真情的告白,不禁流下一把同情淚。

 

文章標籤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施朝祥

 

  在我內心深處,希望每個人都至少會種一些菜,除了自己種的菜吃起來特別可口和安心外,更可以瞭解作物的生長過程,還可以得到許許多多的樂趣與成就感,而且買菜時,也更能知道什麼是自己想要的菜,可說是一舉多得。

 

  為了推廣這樣的理念,我設計了「從種子到餐桌」的活動計劃,準備帶一群小朋友種植作物。

 

  星期一時發下學習單,學習單上有二條題目:一是你希望有多大的地?二是你希望種植什麼作物?

 

 

  看學生們在寫學習單,其實很好玩,所有的學童基本上沒有任何面積的概念,所以會跑來問:「老師一甲是多大,我可以種一甲嗎?」

 

  或是問:「那五分地呢?」、「我可不可以種五坪呢?五坪是多大。」

文章標籤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文為紐約時報Building Self-Control, the American Way

SANDRA AAMODT、SAM WANG原作 施泰翔翻譯

 

似乎每年都會有新書上市,藉由家長對於進行親職教養的不安來大發利市。去年有蔡美兒的《虎媽的戰歌》,今年則有杜克曼的《養大小孩》。

不過,與其嘗試著仿傚我們認為在其他國家採用的嚴格教養方式,不如考慮採用成功的普世教養法則會更為有益。就如中國與法國的家長,美國的家長可以透過與孩子合作,來為孩子培育出強健的心靈 。

不論在任何文化,能否培養出自制力都極為關鍵。這項依附在前額葉皮質發展的能力,為心智的彈性,社交的技能,紀律的培養都提供了基礎。這項能力的好壞可以預測一個人在教育,職業發展,與婚姻上是否成功。事實上,孩提時期的自制力比智商在預示未來學業成就還要加倍重要。相反的在小學階段就缺乏自制力,會增加成年後陷入財務困境、犯罪,成為單親家長,以及淪為藥物成癮者的危險。

傳統亞洲學生的成功,部份是歸功於他們在幼年時就能展現出良好的自制力。在一份研究中,孩子被要求一邊看著朝右望的臉部照片,一邊往左邊看,以測試內在控制力的發展。結果顯示,中國的學齡前幼兒比美國小孩還要成熟了有六個月之多。另一份研究發現在這樣的測試下,韓國小孩的表現跟比他們大了17個月的英國小孩旗鼓相當。

就如同許多的大腦機能,自制力能從練習中培養。中式教養方法強調對孩子的訓練,在密切監督孩子的表現同時,也積極的提供支持,同時還提供孩子努力的動機。不論是家長或孩子都因為這樣的教養方式而付出了重大代價。東亞的學生花了大量的時間苦讀 - 在南韓,平均時數是每天14個小時。由於家長施加的壓力是這樣強大,當地的政府還得雇用監查員來實施私人家教活動不能超過晚上10點的限制。

在 《養大小孩》一書,杜克曼女士對於巴黎的家長能教出不會在公共場合大吵大鬧,或在遊戲場打架的小孩頗為欣羨。她將法國的孩子之所以能表現良好,歸功於諸如他們被強迫遵照既定的計畫表,以及必須靜靜的等待大人的關注。不過這種養育理念在學校體系中,反映在強調記憶的強化課程裡。法國的小孩在12歲時就被分流到不同的教育系統中,這種措施強化了家長的社經地為對孩子教育成就與求職的影響,因而遲滯了社會階層流動。

對美國的家長來說,很幸運地,心理學家發現了孩子可在沒有外部壓力下學會自制。不只是家長或老師,孩子自己也能對良好行為的塑造發揮強力主導力。關鍵在於引導孩子們積極參與遊戲、社交,以及尋求其他的成就的內在動力。在孩子享受其中的活動能刺激多巴胺的分泌以提升學習成就,同時降低壓力荷爾蒙的分泌。壓力荷爾蒙會阻礙學習,增強焦慮,嚴重的狀況下,影響還可能經年不退。

有效的建立自制力的方式結合了享受樂趣與難度漸進增加的挑戰。與其強迫孩子進行他們不樂意參加的活動,不如順著他們個人的傾向進行安排。當孩子們從自己能樂在其中的活動發展自制力,家長就不需要在一旁盯著不放了。找出能激發孩子強大熱情,不過也需要費心力從事的活動吧。不論是玩棒球統計學或製作影片上傳youtube(不是被動的當觀眾),孩子熱情投入的興趣建立的心智持續力同樣可以運用在寫數學作業上。

孩子可以在遊戲中練習成年時會大有用處的能力。年幼的孩子可藉由精密也需要運用大量想像力的遊戲,如在玩扮家家酒時演醫生或消防員,來發展自制力。從事學齡前教育的教師,可藉由簡單的技巧來提升孩子的自制力 - 如在紙上畫一副耳朵提醒孩子該輪到他靜下來傾聽了。頻繁的練習至為關鍵。蒙台梭利學齡前兒童教學法將自制力培養納入日常教學活動裡。

文章標籤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  老張

 

雖然讀美術系之前,我也和一般台灣學生一樣,經歷升學主義教學與聯考的多重折磨。但因為我自小愛畫畫,所以有另一項肯定自我的「專長」,讓我不至於和其他同在升學主義底下的同學一樣,為了分數斤斤計較、除卻競爭就沒有學習動力等不好的習性。畫畫是個重視自我對話、追求自我淬煉的領域,雖然也參加比賽,但此種競爭只要把自己發揮到最好即可,而不是汲汲營營的和人爭輸贏。

 


上大學之後,因為讀的是美術系,未來就是要當藝術家,系上大多數的老師都把你當作「創作的主體」,都盡量以討論或溝通的方式引導你,而不是要把你變成某個模子下的產物。也因為如此,老師對於學生的尊重度是很高的。比如說改畫這件事,以前在畫室的時候,老師要對你進行教學就直接幫你在畫上修改,這種師徒制的教學模式是很常見的。但美術系不同,因為尊重你創作的主體性,通常不會在你的畫面上添加任何東西,就算因為畫技的不成熟到非用〝改〞的方式不可時,也會很尊重地問你說:「我可以在這裡示範給你看嗎?」這種情形非常少,大學四年我個人也僅僅碰過一回而已。


內置圖片 1

圖:美術系上課情形〈來源:東海美術系〉

 

 

文章標籤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施朝祥

 

  「老師,我為什麼要讀書(上學校的課程)呢?」許多年來,常常會面臨到學生對學習的最基本疑惑。

 

  常常我只能很阿Q的回答是:「因為哪天你可能要……」或是說:「這是目前教育部的規定,我們還沒有能力決定,只能……」聽完我''單方面''的說法與解釋,學生似乎還是難以接受,而我本身也很難接受這答案,為此我希望能為某些不太能適應這樣學習方式的學生找到其它的學習方法。

 

  我們的社會不斷強調教育的重要,但從未有真正的去理解教育的討論空間,這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但卻是事實。我們的確有學校制度,它包含了如何上學,如何得到教導並且如何考試的方式。教育課程中有許多科目,學生都會對於為什麼要學習這門科目充滿問號,認為跟我的生活又沒什麼關係,而且學這麼難以後也用不到,那麼為什麼要學?

 

  而考試方式更造成了,只問成果不過原由的學生,會常常告訴自己:「我應該把哪一段背起來才能回答這個問題?」或「我如何才能通過考試?」這非常荒唐,但很不幸的許多學生都這樣做。

 

  教育的對象是活生生的人,而如果只有僵硬的制度去套牢,是很可惜的。

 

文章標籤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