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施朝祥

  農曆年初六,早上有雨,午前太陽露出臉來,也是個很舒服的日子。

  早上察看了蚯蚓觀察盒,上層的觀察盒找了半天,找不到任何蚯蚓,以為都跑掉了,再找下層的觀察盒,好不容易才看到二條,心裏納悶:蚯蚓呢?

  又仔細翻找了一次,終於看到三條體色慘白的蚯蚓屍體。心裏非常震憾:為什麼蚯蚓會死光了?

  ╳  ╳  ╳

       十點許,天空仍然飄著小雨,我到后里火車站接人,文洋約了二個住在嘉義中埔的同學宗漢和家豪,到農場來看看。車上互相介紹後,就聊些對農業的想法與看法。

  天氣不佳,決定不讓他們到農場。午飯後,就開始打理環境,將鬼針草拔除,並將昨天還沒有整理完的金紙灰燼除去。

  本以為是沉重辛苦且煩雜難搞的工作,應會花費很多時間。沒想到幾個大男生,花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就將工作完成了!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結舌。

  在打理工作告一段落後,開始拉鐵絲棚。

  在拉鐵絲棚時,週圍路過的鄰居,都好奇地問:「這是要作什麼呢?是要種絲瓜嗎?」

  「要種絲瓜、瓢瓜、川七等爬蔓類的作物。」我如是地回答。

  鄰居聽了之後,總會給一些有的沒有的意見,看著他們熱情的樣子,我也沒有多說些什麼,就繼續和學生們拉鐵線工作。

  在工作將告一段落時,看到送菜的阿婆拿著塑膠簍子趕忙地往菜園去,看到我們在忙就問:「這是要種什麼嗎?」

  「要種絲瓜、瓢瓜、川七等爬蔓類的作物,可以和你作一些交換。」看著阿婆又要去菜園子,我馬上又說:「阿婆要採菜嗎?我可以帶學生去參觀嗎?」

  阿婆爽快地答應,我和三個學生就往阿婆的園子去,到園子時,看到阿婆的丈夫早就在坐在水泥堤採收菜。

  看到我們的到訪,阿婆的丈夫也熱情地說:「這菜不漂亮,但很好吃,是沒有噴農藥的啦,可以很安心地吃。」

  阿婆也補充道:「盡量拔沒關係,因為明天鐵牛就要犁田,如果今天不拔來吃,這些菜就變成肥料了!」

  我看著約莫二犛地大的菜頭(白蘿蔔),心疼這些菜就變肥料,實在太可惜了,就請學生將白蘿蔔拔起來,明日可以送給新社的教會,給一些需要的人吃。至於蘿蔔的葉子也請另外收集一袋,是要給台中市助扶關懷協會的理事,她會將這些葉子,變成佳餚。

  這臨時插進來的工作,成為今日最有價值的事了!

  農事本來就有很多臨時性的狀況,很難預測與規劃,但也不能都沒有規劃,只是不能守成不變。

  ╳  ╳  ╳

        晚上學生很早就休息了,倒是文洋和我聊了很多,談到最近文洋到其它農場打工換宿的過程與感受,分享這些感受後最後提出一些建言。

  很感謝文洋的用心,我也提出了些想法:到底打工換食宿是為了補充農業部門的勞動力不足,還是要推廣農業,讓更多人可以從事農業?前者要不斷地去滿足打工換食宿者的需求,後者則是著重於農業的耕作與生活和未來的展望。這兩者並不相違,但要有所權衡,至於如果權衡我也還在學習。

  ╳  ╳  ╳

  晚上十一點水來了,我很文洋到農場去巡水路,看到水已灌滿80%的園子,我想這次的水是夠的,加上陰雨天,這陣子應是沒有問題了。

  睡前,我還在斟酌文洋的建議,和思索著蚯蚓觀察盒的問題?

  20140205 于后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ultivator 的頭像
cultivator

人‧耕‧食 共同體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