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張

第四日 2月20日星期四
 
到《造花枝》的時候,家禎說她中午就要離開,阿沐則說灰和朋友去看中醫了,中午會回來,像是排班似的那樣巧。家禎和灰同年,今年都剛好三十歲,家禎是南投草屯人,以前是念商的,之後會到草屯一家農場工作,她說這樣就可以住在家裡。
 
因為張遠剛來這兒,我這兩天有空就會陪她,所以沒有和家禎多聊,所以對家禎的瞭解不多。在這裡第一次感覺,一個陌生臉孔來了、一個熟悉面孔走了,過客,彷彿是我。
 
接近中午時,知道灰的三個朋友會一起回來吃飯,算起來是六個大人一個小孩的用餐人數,我便和阿沐一起準備中餐。阿沐主廚,我幫忙切菜,我說要準備多人的伙食不容易,阿沐說他當兵時在獨立排一人負責全排二十多人的餐飲,這些人數的餐點不算多,語罷,繼續揮動鍋鏟。
 
先回來的是一個美國女生,在政大研究所讀台灣文學,一個驚嘆號。後來灰和兩個女生一起回來,據說他們現在在台南籌備一間民宿,也都是她們自己親手搭建,覺得很驚奇。都說現在的年輕人是草莓族,但我碰到的好像都不是,甚至比我認識的前輩人都還堅毅、勇敢,「草莓」二字是如何定義的?
 
吃完飯後,一個叫恆生的中年男子前來,雖然短髮灰白,但氣色溫潤光滑,有少年人的精神。恆生和灰好像以前認識,從事水電工作的他,頭上戴著貝雷帽,像一個儒雅的藝術家。恆生見了我就遞給我名片,我低頭讀了名片上頭的公司名稱,叫做「永續生態整體改善研究所」,很有意思。
 
恆生的到來,很快解決了昨日無法解決的給排水問題,好像問題從沒有發生過似地。「我們這裡很神奇吧?要甚麼就來甚麼!」灰說這話時,笑容裡藏著滿足。
 
我在大廳側旁的玻璃上,看到竹林的倒影嵌上了室內牆上的龍騰圖,既像是龍在林子裡蟄伏,也像是大自然佔據了這廳。我想,這裡確實神奇,總有巧妙的因緣互相靠攏…。後來人把廳裡的燈光熄了,風吹動葉梢的聲響就大了起來。

2014-03-18_011447  

你或許也會感興趣:

《造花枝》協力造屋日誌全系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耕‧食 共同體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