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我們是台灣自由貿易調查局(T.F.T.I)。


一、自由貿易更須提防


自今年318以來,「太陽花學運」如火如荼地在各地延燒。在這波運動的過程中,我們發現許多參與者投身其中的同時,卻喊出「反服貿,但不反自由貿易」之類的口號,甚至只將服貿爭議的癥結根源歸咎於國民黨或「中國因素」。但我們認為,服貿爭議的癥結根源並非如此,這波學運在目標與路線上都更需要率先針對過去以來「自由貿易」對台灣社會造成的種種影響展開檢討與反省。


也由於對目標與路線的認知存在著此番差異,因此,我們在行動上並未選擇衝往國會,而是籌備成立「台灣自由貿易調查局」,將行動目標放在「針對過去至今已經簽署、預備簽署之自由貿易協定對台灣社會所造成的各種影響進行調查,向社會大眾公布調查結果」,進一步將社會公評與監督的力量重新聚焦於「自由貿易」,以及背後的經濟發展模式。更明確地說,我們希望邀請這股「關注服貿」的社會能量正式向左轉,共同將矛頭指向自由貿易與資本主義,而非固鎖於「兩岸矛盾」。


為什麼我們認為矛頭不能只固鎖於「兩岸」?因為自由貿易對台灣社會的衝擊,含括了農業、環境、勞工、動物保護……等。即使不簽服貿,這些衝擊依然會因為與其他國家的自由貿易協定而不斷發生、持續加劇。但在這波學運過程中,許多參與者對這些影響的討論次數、討論深度卻遠遠低於「中國因素」。我們認為,所有的自由貿易協定——包含台灣即將面對的台美自由貿易協定與TPP——毋寧是更需要小心提防的。



二、自由貿易神話的真相(一)──薪資不漲、貧富擴大


過去,無論哪一黨執政,皆不停灌輸著「只有自由貿易,走向世界,才不會被邊緣化,經濟才會進步」這類訊息,可是根據政府的各項統計資料以及我們的生活經驗,自從1995年簽署GATT後,台灣的實質薪資開始下滑、停滯在22K,「薪資不漲、物價狂漲」的現象開始日益嚴重,貧富差距也逐漸擴大。在簽署越來越多的自由貿易協定的同時,物價也一直處於向上竄升的狀態。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2008年7月的一份報告(作者為Florence Jaumotte、Subir Lall、Chris Papageorgiou)中指出,1981到2003年期間,美國等20個已開發國家的收入失衡現象惡化主要是受貿易、金融全球化的影響;其中全球化的衝擊甚至大於科技進步。而國際經濟研究所(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前身)資深研究員William Cline 亦曾於1997年發表報告指出,美國薪資失衡有39%可以歸咎於國際貿易。這些研究報告背後的真相是:所謂的「自由貿易」即是降低資本進出不同國境之成本,以便獲取最大利潤、進行資本積累。例如:允許資本隨時出走,到他國尋找更廉價的勞動力,一方面侵損他國勞動人權、一方面促成本國薪資凍漲。這些問題對我們而言都不陌生、都不遙遠,若台灣繼續簽署自由貿易協定,這樣的情況難保不會變得更加無法收拾。


三、自由貿易神話的真相(二)──糧食安全


再者,台灣的糧食安全也因為投入這個所謂的「世界市場」而更加的艱困。目前台灣的糧食自給率僅約30%;從1997年起,政府為因應加入WTO後開放進口農產品之衝擊,便開始透過發放休耕補助來鼓勵農民休耕。直到現在,台灣的稻田休耕面積(約20幾萬公頃)已佔了台灣農地總面積約四分之一;自1997年到2010年用於休耕補助的經費也已耗費約1,027.77億元的公帑,但領取補助者中有58%非農民且無農保。此外,台灣目前每年的稻米進口配額已達14萬4720公噸,倘若繼續簽署自由貿易,繼續將稻米進口配額持續放寬,「台灣人吃台灣米」的時代將真正地走入歷史、永遠只存在於回憶之中。這些訊息在在透露出自由貿易對於農業的衝擊,尤其不容忽視的是,自由貿易對農業的衝擊將直接影響到糧食安全與國家安全——姑且不論國際政治因素對糧食供應造成的影響,當世界開始遭遇飢荒,或者發生戰爭、動亂、傳染病、極端氣候等天災人禍,在台灣糧食自給率僅30%的狀態下(若繼續簽署自由貿易,自給率恐將更加下滑),台灣能否撐過這些艱困的危機?又或者是因「糧食供應不足」而走下歷史舞台?


四、自由貿易必然黑箱


在我們迄今為止的調查過程中發現:對於政府積極爭取進入談判的TPP(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我國完全無法對其條款內容提出修改,而TPP條款中的保密協議,更直接造成國人在談判完成之前完全無從得知談判內容與過程。然而,TPP並非唯一的特例,對台灣人民而言,過去政府所簽署的自由貿易協定在實質上亦是如此,談判、簽署的過程完全不透明,簽署完成也僅以小篇幅報導「公告」,甚至在經濟部的網站中,關於自由貿易的「FTA專區」竟然沒有被安排在顯眼醒目的位置,反而將此專區安插在一個難以被一般閱讀者的視覺動線察覺的子項目中。這些現象再三顯示:過去以來,自由貿易協定皆是黑箱。


為什麼自由貿易協定都是黑箱?原因在於:如果讓自由貿易協定之內容完全透明化,並透過充分的民主程序,使社會各界之公民普遍能確實瞭解協議內容、談判過程,以及其將造成的各種利弊影響,則自由貿易協定「為資本的跨國攫利鋪路」的本質必將全然暴露無遺,進而導致公民社會的群起反對而無法簽署。因此,自由貿易不僅過去至今皆是黑箱,在未來,也必屬黑箱。


五、公然蹂躪憲法的自由貿易


根據憲法第142條:「國民經濟應以民生主義為基本原則,實施平均地權,節制資本,以謀國計民生之均足。」以此條文來看,政府應當節制私人資本,並且以國民的民生需求、社會公共需求作為經濟發展的首要優先目標。然而,紐西蘭梅西大學政治人類學副教授Jeff Sluker曾指出,99%的自由貿易利益都被1%的大企業給拿走,全球多數人都是自貿的受害者。台灣簽署了這些自由貿易協定,導致更多私人企業名正言順的入侵台灣,將使台灣淪為被各國挾自由貿易之名,行經濟掠奪之實的剝削對象。甚至,當他國以自由貿易之名,要求台灣將水、電、交通、電信、……等基礎建設與民生必需產業必須開放外資進場經營,極有可能發生壟斷、淘空,甚至因此以商業機密為藉口阻斷公民社會的監督。此一情境絕非憑空揣想,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和美洲自由貿易區(FTAA)都曾經為「跨國企業進佔簽約國自來水系統」大開方便之門。台灣未來一旦簽署含有相關條款之貿易協定,後果將是任由跨國企業公然蹂躪我國憲法。


六、TPP是個「利潤至上、責任全無」的大黑箱


根據我們的調查,在TPP的內容中,有一項「投資人與地主國貿易爭端解決機制(ISDS條款)」,其內容是:當投資人認為地主國以關稅或非關稅障礙(例如國內法規),導致其無法順利於該國進行投資,造成商業利益的損害,此時投資人可以針對地主國提出告訴,由同為TPP簽署國的第三國擔任仲裁。一旦敗訴,地主國就必須對投資人進行「損害賠償」,或是為此修改國內法規。倘若選擇賠償,國內外相關資本必將要求政府「比照辦理」進行賠償;倘若選擇修法配合,則地主國本身的「治理權」將蕩然無存——因為若不看投資人的臉色來修法,將會面臨一而再、再而三的濫訴,不僅國家主權完全無法伸張,國家所有相關部門之人力與各種資源亦必因頻繁訴訟而陷入空前巨大的內耗,對於國家安全、經濟發展與公共權利絕無益處可言。


澳洲雪梨大學學者 Patricia Ranald 曾指出:在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底下,有超過60件「財團基於ISDS控告政府」的案例,其中35件案例的訴訟目的,都在於否決健康法規與環保法規。因為這些法規擋了財路,於是財團向政府求償數十億甚至數百億美金。


以加拿大政府為例,Ethyl、SD Myers、Dow Agro Sciences、Chemtura Corporation等企業皆曾先後因為加拿大的健康或環保相關法律妨礙了其資本的積累,而對加拿大政府提出告訴。


許多國家也針對TPP與ISDS條款提出反對或示警,因為TPP是個比服貿更為巨大的黑箱。馬來西亞國際貿易與工業部長Mustapa Mohamed在2014年1月接受彭博社專訪時透露,TPP是一項活的協議、可以接納新的會員,但新進者必須在加入時「無條件全盤接受」當時所有已經達成的協議,而這個協議僅只能與第一波簽署國家進行談判,但民間社會無從得知其內容。這不叫黑箱,什麼才叫黑箱?


基於上述理由,我們認為當下對服貿議題的關注力量不能再繼續自限於「兩岸」,應該要立刻放大視野,對準接下來即將面臨的TPP與台美貿易協定。


成立自由貿易調查局的目標與路線,即是要透過長期、深入、遍及全國的社會調查,了解自由貿易對各產業與層面的衝擊,並且向社會大眾提出調查報告、與相應的替代性政策。從GATT、WTO乃至於現在的服貿、貨貿、自經區,以及未來的TPP、FTAAP、台歐盟貿易協定等,每一項自由貿易協定以及對台灣社會各層面的影響,皆是我們的調查對象。


我們將在4月21日前往經濟部「採訪」,要求經濟部提供相關資料以利社會各界監督公評——針對尚在談判中或推動進入談判的自由貿易協定,應提供評估報告;針對已簽署的自由貿易協定,除了簽署前的評估報告,亦應提供簽署後的相關影響報告。同時,這些報告由何一機構受託研究、採用何種研究方法,也同樣需要向社會大眾明白交代。同時,在貿易協定內容、相關影響等資訊確實向社會公開、使公民充分知情之前,應立刻停止相關談判。此次行動結束後,我們亦將開始於全台召開說明會並招募調查員,屆時將誠摯邀請各大公民團體、NGO、專家學者一同參與,讓整個社會一起對台灣的經濟與發展建立認識,達到監督、參與的功能,實現真正的經濟民主。



台灣自由貿易調查局
2014/04/19

 

若您有興趣收到台灣自由貿易調查局最新訊息,歡迎上台灣自由貿易調查局臉書

台灣自由貿易調查局(T.F.T.I)421經濟部調查採訪行動宣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耕‧食 共同體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