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崇名

鄭捷所做的事,讓我非常的難過。

很多人都在問我是否教過他?

很多人也在嘗試切離與他的關係。即便他只是在東海讀了不到一年,但是他就是東海人。他是東海人必須共同承擔的業,我們無法逃避。鄭捷更是當前台灣教育問題的縮影:社會冷漠無情、不能關愛彼此、完全陷入權利關係的結果-狹隘的個人主義與庸俗的自由主義的混生種,根本就是自私主義的嫡傳子。

我在與學生討論此事時,有人主張東海乾脆停招一年。坦白說,我真的覺得東海應該停招一年,讓整個台灣教育好好反思。我覺得這件事,不是個人權益的問題,而是整體台灣社會做為人類的善良問題,是教育非常根本的問題。如果把這件事全部放在個人的權利、利害關係來思維,那無非就是冷漠!如果做為東海人只是想把關係撇乾淨,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做如此疏離的切割,那東海不僅停招一年,整個台灣的各大學最好都停招一年,好好反省。如此冷漠與疏離,不是我心中的理想社會。我們做為人,為何要受教育?難到非得變得如此冷靜而正義嗎?

這件事情發生時,當我搞清楚時,我非常的哀慟。我想的不是權利關係的問題,而是當前的高等教育包括通識教育,還有什麼立場去談理想?回到我們的內心,我們是否真的關愛我們身邊的每一個人。如果都只是權利關係的對應,我實在不願意去想像這個社會會如何?鄭捷不就是這個社會的產物嗎?他加害了別人,也是社會冷漠的加害者。

把權利關係作為一切的衡量,少了關愛,才是社會的問題。這才是我在想的事。如果把這個重大件事完全放在權利關係與關係的切割,我真的主張整個台灣的各大學停招一年好好反省。我身邊的人都非常冷靜以對此事,令我感到非常得害怕。

如果用基督教精神-關愛,去看待此事,我們該如何看待鄭捷以及他所加害的人?我非常的困惑,但是心中的想法也越來清楚。社會大眾對於鄭捷的韃伐、彼此如此冷靜地對待與切割,我真的感到害怕。如果鄭捷是我們的家人,我們將如何對待這件事?東海的師生如果還有善與愛,真的要全校停課一天,為每一位受害者默哀。這是我們必須共同承擔的責任。我甚至覺得東海人應該積極思維如何用愛與善良來共同承擔我們必須承擔的共業。

 

若您有興趣收到人耕食共同體最新訊息,歡迎上人耕食臉書專頁。

 

自殺的選擇與道德

 

創作者介紹

人‧耕‧食 共同體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