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農業首都」雲林縣境內僅有之三所國立農工高級職業學校(虎尾農工、西螺農工、北港農工)來看,僅北港農工設立了與農業生產相關之“農場經營科”,不過,其科名也重在經營而非生產,而這三所皆設立畜產保健科,這充分說明,台灣學校體系重視畜牧生產者與水產生產者之專業教育,但完全漠視農業生產者之專業教育,何以故?無非以下三個原因:

其一,在台灣,農業生產之技術,從來是經驗傳承,在田間實作中學習;

其二,台灣政府、教育部門、民間社會莫不鄙抑農業生產之技術/知識含量,視其並無專業性,認為不需在學校體系設科、系以教授之;

其三,資本主義非常專制地,以產值之多寡衡估判定一個產業之重要性,不考慮其對民生需求之基礎性與多元必要性、公共功用/價值/貢獻,從資本主義產值邏輯來說,農業產值所佔比例太低,故而,國家不需公共投資以培養專業之農業生產者。

然而,台灣面對目前農業永續發展危機、糧食安全危機、食品安全危機、農業生態環境危機這四大日益緊迫之危機,農業生產再也不能依靠經驗傳承了,新一代之農業生產者,亟需一套全新專業教育養成,所謂專業教育,是至少需學習各種友善環境農法之思想、歷史、科學知識原理、最新發展動態及最新科學研究成果,並且,有能力實驗、研究農業生產技術之改良革新。

按理說,蘇治芬縣長以「農業首都」定位雲林發展願景與目標,自應致力重建農業生產者之專業教育,應推動三所國立農工職校進行農科之教學改革,應鼓勵各國中小成立農業科學研究社團,大興田間農事教育,才能育成一批批「農業首都」之專業接班人,全縣開展綠農復耕運動,然而,現實卻與之相背?

蘇治芬縣長之指定繼承人李進勇,仍未提出育成專業接班人之政見,而丈夫是中華民國農會總幹事的張麗善,儘管,農業政見居多,儘管,競選口號之一是“看見未來”,但其政見之中,也看不見「農業首都」未來專業接班人,要從何而來?

距離投票日子不多了,懇摯期盼,兩位縣長候選人公佈「農業首都」專業接班人整套育成方案。

若您有興趣收到人耕食共同體最新訊息,歡迎上人耕食臉書專頁。

創作者介紹

人‧耕‧食 共同體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