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期而遇

 

  一年後的某天,我到街上採買生活用品,突然看到一個壯碩的身影從網咖走出來,那種不徐不疾的步伐,踏下的每一步大地都為之震動,是如此地熟悉,原來是大鮕鮘,大鮕鮘旁邊還跟了二個小孩,是大鮕鮘的弟弟和妹妹。

  我馬上過去,想問問他的近況。大鮕鮘看到我,似乎有點意外,有一種做錯事的小孩突然看到師長的驚慌表情,有一點怯弱且生澀地說:「老師好!」

  「大鮕鮘好久不見了,剛剛去娛樂嗎?近來好嗎?你讀那一所學校呢?」

  大鮕鮘有點不好意思,小聲的回應:「老師不要向我媽說喔!最近還好,我是讀最高學府,學校老師還不錯,生活也還好,比起國中來算是輕鬆多了。媽媽也不會向以前那麼嚴格了!」

  「是被放棄了吧!」精明的妹妹馬上搶著說。

  我不知該說什麼,只能一笑以置之,馬上又問:「那學費貴嗎?」

  「有原住民身份,基本上沒有什麼費用要支出。」

  「那還不錯。那課業可以跟的上嗎?」

  「學校老師都很好,沒有什麼什麼課業壓力,每科都可以過關。」

  又聊了一下,我們就分別離去。心想,大鮕鮘父親用命借來的五萬元算是打水漂了!

 

  後記

 

  站在專業分工的立場,我只能接受委託,把每個孩子在短期間內想辦法提高數學分數,不論是用口頭鼓勵的、獎品獎勵、言詞告誡、或是恐嚇….等各種方法,但是是否對數學有興趣則不在考慮之列,對此我有一種違和感。

  而目前的學校學習,似乎更神奇。不論每一單元是否學懂,只要時間一到,就要進入下一單元,對於各種學習成效的評量,只在於瞭解學習結果,而不用在改善學習狀況。

  大鮕鮘的情況更為嚴峻,若要單一學習數學而言,除了學習時間要放長,學習過程要有更多的陪伴,才能慢慢改善狀況,但卻沒有給于足夠的時間和資源。另外,大鮕鮘必要面臨到大環境的適應,學習目標與學習內函都必需重新調整過,以符合社會需求,來找到適當的工作。

  在這專業分工的範圍之外,只能看著貧窮繼續世襲下去。

 

 

2014/7/26于廍子

創作者介紹

人‧耕‧食 共同體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