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人耕食歡迎你投稿:人耕食網站為一公共性媒體,基於對言論自由的信念與媒體接近使用權之堅持,凡讀者來稿原則上全文刊登。相關注意事項請上http://cultivator.pixnet.net/blog/post/66670864

目前分類:為老農立傳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施朝祥

 

  「一輩子東忙西忙,以前都只是有地就隨便亂種,到五十歲才真正開始認真務農,現在七十歲了,真是越老越認真,人就是要認真,現在是一門深入,認真求往生淨土」陳道男雙眼炬炬有神臉帶腆靦地說。

2013-11-06_150611  

  將陳道男將自己的農場取名為「添進四重恩有機農場」是為表明:契入有機境界才能知恩、感恩、才能惜福,朱夫子云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半絲半縷恆念物力維艱。民生問題食、衣、住、行、育、樂。次地分明,食事為大,人得一(真理)而大,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鬼神合其吉凶,契入這個境界在經營,佛家所謂發菩提心,行菩薩道,建國君民教學為先,政府有教育民眾的必要。法施(正法教育)的功德大於大梵天王七寶布施。

 

  陳道南精於農事,在夢農場邊,他也種了些白蘿蔔。從當日早上十點許才決定,中午時分就出現了耕耘機在那塊地上耕作,還不到一小時就把地耕好了,才一眨眼,就看到陳道南拿著裝有白蘿蔔種子的袋子,飄逸地邊走邊灑種子,沒多久的功夫,一整塊地就工作完成。

 

  第二天,他又拿把掃帚,把地面掃一掃,就種子可以輕輕地覆上一層土,再淹灌水,整個種植的工作正式告一段落。

 

  看著陳道男乾淨俐落完整的工作流程,令人生起一份敬仰之心。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蘇光明夫婦和十個梨子達人共同經營在東榮農場。

 

2013-08-07_052433  

 

(▲蘇光明 圖/劉欣恒)

 

 

    年輕時的光明以販賣農藥維生,那時到農藥公司受訓時,才體認到什麼是種植管理。在農藥公司的訓練中心,種有許多非常精準的實驗數據,對植物的生長條件的控制、養份肥料的使用量與生長間關係的實驗數據,都作了詳實的記錄與分析。特別是在農藥劑量的使用對病菌抑制及作物的反應都作了詳實的研究,打開了蘇光明對種植的眼界,瞭解到具有科學精神的栽培方式

 

    有鑑於一般農民對農藥的不瞭解,只是聽信農藥商或是同業的說法,隨意地噴灑各種農藥,不但花了錢沒有達到應有的效果,還對土地造成的了嚴重的傷害感到非常難過,於是辭去了農藥販賣的工作,回到田間開啟科學化農事管理的教育工作。

 

文章標籤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施朝祥


黃家珍西元1947年生於後龍的大家族中,家族共有水田二甲有餘,旱田一甲有餘,家中窮困無餘財,日用所需都需要人力方能備齊。

 

2012-12-17_054726 

 

       

黃家珍自小孝順父母,每日天還沒亮時,就自行起床,提著水桶到井邊打水,挑水回家放在水缸,以供家庭母親洗菜煮飯需用。那口井雖有二十餘尺深,但出水量不豐,如果太晚到達井邊,被鄰人捷足先登,就無法汲取到水。

 

家中水田都是種植水稻,主要是要用來自家食用,食用有剩的部分才會出售給農會,那時農會收購價格還算不錯,每百公斤都有千來元。

 

文章標籤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盧永基西元1955年生於石壁坑庄永盛巷的大家族中,盧永基的父親雖然是是家中長子,但主要工作是庄中唯一賣豬肉的,父親專心賣豬肉不管家務。家中三甲多的田產,自從阿公在黑基六歲時離開世間,阿公走後家務都由二叔打理。盧永基自小皮膚黝黑,被同學戲稱「黑基」,從此就以黑基一名行走江湖。

  

        黑基小時候,正處於物資匱乏的年代,就讀明正國小時,同學都打亦腳到學校讀書,只有偶爾有長官來校巡視時,同學們才把捨不得穿的鞋子,拿出來穿給長官看一下,等長官走後,同學們又趕快換回人肉皮鞋。

  

        打開便當,只能看到自家種的白米,加上用自己雙腳踩到破皮才醃漬出來的菜脯,偶而家中的雞有下蛋時,才會出現一小片的菜脯蛋,一顆蛋分給好幾個小時共享,很難得才能有半顆的蛋,那天就算是大好日子了。

  

        黑基的爸爸雖是賣豬肉的,但是家中也很難得吃一次肉,只有在初一、十五時拜拜時,桌上才會出現一丁點的肉。家中人口多,吃飯時小孩子根本不能上桌吃飯,盛飯挾菜後,只能在門口找個小凳子坐者吃。小孩子挾菜時,也只能乾著眼望望桌上的肉,沒有大人的許可,誰敢動那盤肉的主意呢?只能用湯匙小心的搯著肉汁澆飯,總會抱著一絲絲的希望,希望有肉汁含有一點點的肉屑。

  

        家有三甲多的田,田主要是種稻,間有大麥、小麥、胡蘿蔔、蕃薯…….山上種有李子、柑橘,家中還養有一頭牛、二櫥豬、雞、鴨、鵝等,需要大家共同出力。身為家中的一員,黑基也要得努力幫忙打理,放學後,就要先去山上撿木頭、到堤圩割草給牛吃,煮餿水加豬菜(地瓜葉)給豬吃,去田地挖掘蚯蚓給雞進進補。有空時會到水溝去補魚、抓田螺、抓泥鰍為家人添加一些肉,解解嘴饞。

  

        放假時,家中所有的小孩,都要幫忙農事,對於插秧等技術性較高的農事,還輪不到小孩子來作,但搓草、割稻、矖縠、巡田水……等工作,黑基是跑不掉的。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n_1 

 

        傅錦輝西曆一九一四年生於台中市東勢區番社。從小就隨父親務農,在小學二年級時,因為二次大戰的關係,時常在躲避美國的空襲警報因而荒廢了學業。

  

         從小就開始幫爸爸務農,在中坑坪有山二甲(二公頃)有餘,種植香蕉為主,在家附近有田七分(○.七甲)有餘,種植稻米為主。而且家族還在橫流溪旁開墾新的山園子。

 

  種植自然生長的香蕉

 

  山上的園子早年是種植香蕉,平時不用澆水,不用施肥就每把香蕉都可以長得肥大,那時如果要賣香蕉,要用人挑者香蕉,從中坑坪挑到上土牛的集散場賣,要走好十幾公里的路才能到達,實在很辛苦。

  

        那時還有一種俗稱「金殿車」的軌道手推車,可以方便地把物資運出來,但只用來運送日本人在山上開採的木材才能使用,至於一般平民只能用人力挑下山。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用生命捍家園的茂谷農:蘇阿杏

tn_102801

 

     「爬過暗山的山坳後,看到環山面水的石壁坑,原來的沉鬱的心情忽然開朗了起來,吹來一陣涼風,沁人心脾,通體舒暢好不快活。就這麼地決定,要在這邊過我渡過下半生。」來自台北三峽的茂谷柑農蘇阿杏(見圖:關亦然攝)回憶地說起為什麼來到石壁坑定居的原由。

 

       阿杏組大半生在江湖求生存,最後選擇務農,以殷實的腳步來度餘生。阿杏姐表示:「務農是最殷實的工作,只要有一分努力,就會有一分收獲,只要認真對待果樹,果樹給的回報肯定不少;但不能想要欺騙果樹,如果欺騙它,那果樹也會回報你。假如施用肥料時,用化學肥料,而不是用有機肥料,那果樹也會開著很茂密的花,讓你開心大笑好一陣子。但是開花不結果,這就是欺騙果樹的下場。」

 


為捍家園成潑婦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農立傳>

石壁坑引入茂谷柑的起始人:許博邦

图片1  

  

夏日午後水尾茂谷園中,古稀之年的茂谷王許博邦正在餵食中的錦鯉,享受著世人所欽羨的退休生活。

 

茂谷王表示:農民不應該只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如螻蟻般的活者,而是要認真專研農事,以厚實的學理,進行農法實踐,才能栽培出優良的農產品。

 

 

 图片2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農立傳

外銷日本白毛台巨峰葡萄第一名的邱細春


簡介:

邱細春西元一九三0年生,長於大茅埔庄的大家族,整個家族有三十六人,每次開飯都要三張桌子才夠坐。在白毛台種植巨峰葡萄,民國八十年時曾獲是全台輸日中,外銷成績優良的第一名。

 

施:最早何時有農事經驗?

邱:不久之後,二次大戰開打,家中所有有生產力的壯丁都被調去當軍夫,家中己沒多餘的人口,小學畢業就開始下田,幫阿公的犁田、插秧、搓草。

小學畢業後,就讀青年學校──所謂的軍事訓練學校,一邊學打靶,一邊讀書。二年間,常常遇到空襲警報,每次就爬到樹上,遙看大肚山上水湳機場(三十六部隊)高射炮部隊,高射炮部隊發射高射炮射擊美軍軍機的砲彈射擊實況,那時還小不覺得害怕,很向煙火大會感覺很壯觀。有幾次美國空襲的飛機到大茅埔庄進行機槍掃射,帶有殺傷力答、答、答的聲音,卻時會有震撼感。還好沒有太大傷亡,只有二個人不小心被子彈打到,其中一個手被打殘了,到現在還活著。

戰事未期,為了躲避不斷美國空襲的飛機飛,爸爸在新社的中和買了一塊地種植香蕉,被家人戲稱為「避難山」。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父親是筍農,吃過他種筍子的人數以萬計,竹筍那甜美的味道令人留連忘返,卻沒有人記得他的辛勤付出。


  每天早上三點多時,當我還留連在床上的溫暖時,父親早已起床,穿好工作服,戴上頭燈,點著蚊香,啣著黃長壽煙,走進那幽深的竹林內。在那忍著蚊子的叮咬,尋找鮮嫩美味的筍子。

  常會好奇問父親,為什麼要那麼早起床去採收竹子呢?

  父親總是回答說:「農夫是天的子民,要向天學習,這樣才能獲得富足的生命智慧!」

  「當在傍晚時分,開始灌溉,讓竹子獲得充足的水份,借由覆蓋在竹子根部的稻草所發酵的熱能,促進竹子夜間的活動力,將它一天所吸收到的日之精華完全的 蓄積在筍子內,使筍子迅速成長,得到最為鮮嫩的筍子。當太陽高昇後,水分會被抽離筍子,由葉面散發掉,這時所採到的筍子,就太老了!完全失去口感,吃起 來,就沒那麼鮮嫩好吃!」

  「在割取竹筍時,也要注意觀察竹筍的生長態勢,通常筍子的旁邊都會有好幾株芽,那些芽都可能長成另一根筍子,所以在下刀割筍時,方位要對,不要把筍子的芽也割傷了!這樣才能源源不斷有筍子可以再收取,我們的生活才會有著落。」

  父親常會嘆息說:「都市人沒有口福,筍子最好是割取後馬上食用,才能真正品嚐到筍子的鮮美甜嫩,經過長途運送、陳放後,早就已失去那最天然的美味了!」
  如今父親那如草芥般的身軀,靜靜地躺在那兒與大地常存了!那向天習得的生命智慧,也隨之消逝了!

  現在,我常常的享受各種美食,這是千千萬萬和我父親一樣辛勞的農民所生產出來的食物,希望在品嚐美味的同時,也能記得這些農民的辛勞付出,及向天學習得的生命智慧,讓我們用文字、用影像等方式,來感謝他們的辛勞!來瞭解他們的生命!


  也歡迎你(妳)一起來記錄!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