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無田園而只有隨手可得各種「垃圾/工業食品」之都市小孩來說,無法感知原始食物之來源與生產過程,無法親身體驗食物生產之辛勞、不易及智慧,就難以不挑食偏食、不浪費食物、不被電視廣告操縱味覺與口腹之慾,就難以不從小被消費主義殖民心靈,靠吃消解壓力與情緒而致肥胖,再不斷掏錢供奉資本主義所建構之瘦身美體產業。

田園,其實,才是最棒最酷的教室,孩子們經常在「田園教室」學習、體驗農事勞動,遠比在學校教室裡,聽老師單向講述食物教育生動、豐富、有效太多太多了,老師也應與學生一起下「田園教室」共學,拜生產者為師。

農作,尤其友善環境、與自然和諧共生、追求萬物循環不止之農法,是充滿創造性、實驗性、探索性、哲思性、主體性之身心合一勞動,在「田園教室」裡,生物教育,生態環境教育,科學教育,勞動教育,品格教育,食物教育,農事教育,在實作中包羅中,共冶之。倘若再鼓勵孩子們將自己之學習、體驗農事勞動之過程、感受、觸發、心得、知識收穫,以分享態度,書寫出來,甚至,鼓勵培力孩子們民主合作地編辦發行電子報,就更臻寫作解放教育與社團教育之巨功。

所以,農業,才是農鄉最獨特、最寶貴、最待開採之教育資源與蘊藏,以「農業首都」自許,更應善用,形塑雲林教育之核心競爭力,吸引大量不願讓小孩在都市升學主義下扭曲成長之家長們,為教育移民「農業首都」!

然而,蘇治芬縣長九年,卻讓雲林小孩遠離田園與農事,讓青年離開雲林田園,出外飽受都市資本主義奴役!

可能接任蘇治芬的李進勇或張麗善呢?似乎還是漠視甚至鄙棄田園教室,把雲林教育「發展」方向加速推近都市升學主義!

 

 

若您有興趣收到人耕食共同體最新訊息,歡迎上人耕食臉書專頁。

 

創作者介紹

人‧耕‧食 共同體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