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老農說故事(上)的後續

憐蛾不點燈

  老先生帶我們到倉庫時,看到裝米的袋子旁,散落了一些穀子,我好奇地問:「怎麼會這樣呢?」

  「是老鼠咬的。」

  我深生不忍地說:「我拿個補鼠器給你用吧!」

  「不用了,補鼠器我也有,老鼠要吃就給他吃一點吧!吃掉,總比爛壞掉的好。」

  聽到此深感老先生的心胸卻實比我還大得多。

  老先生後面又補充說:「老鼠也會知道感恩,不隨便亂吃。只有在其它地方找不到食物時,才會到這邊吃。」

  我曾聽過很多友善耕作的農民,常會有這種不可思議的故事,這邊又聽到還是那麼地驚訝和感動。想起了東坡先生的名詩:

    左角看破楚,南柯聞長滕。

    鉤簾歸乳燕,穴紙出癡蠅。

    為鼠常留飯,憐蛾不點燈。

    崎嶇真可笑,我是小乘僧。

  小農的困境

  老先生又帶我們觀看了他的烘米機,是二手的要價三十餘萬,輾米機四台,看來也不便宜,再加上家中還有一台十餘萬元的真空包裝機。我細算一下,如果一公斤米的利潤約十五元,那麼以六十萬元估這些設備,大概要賣四萬公斤的米才能回本。

  我又仔細看了一下,似乎還少一台機器──選米機。新的一台大約要上百萬或是二、三百萬不等,那大概是要賣十萬公斤的米才能賺回來。

  我就問了老先生:「好像少一台…」

  老先生會意地說:「有一台二手的選米機,要價三十萬,可是因為沒有原廠證明書,所以還沒有買。」

  我又想起弟弟說的話:「台灣多數農民是小農,可是機器設備都沒有依小農的需求的製作,都是以輾米場或輾米公司為主的考量,依效能來考慮,這是很不合理的。台灣的法令又規範,機器設備要能自主才行,更是阻斷許多有心要進入有機農法的農民。其實應可以計設一款價格約在十五萬左右的選米機,這樣才能真正的照顧有機耕作的小農。」

  當年聽完弟弟的話後,我也好期待有這樣的選米機。

  結語

  在離開前,老先生要大家拔些田中的菜當伴手禮。

  回到老先生家中,老太太早就準備好一桌豐盛的午餐,吃老先先自種的地

瓜飯,配菜脯蛋、白菜魯、炸花生…….

  席間聊到現今教育問題、因果的故事……

  最後在滿懷感恩心中,結束了這場活動。

  

後記:

文中關於提及藥草醫理部分,應依醫囑使用。

若有需要老菜脯,可來信詢問:guevara4900@gmail.com

 

 

 

2014-01-20_211748  

(老先生家還留有風鼓機  圖/阿東)

若您有興趣收到人耕食共同體最新訊息,歡迎上人耕食臉書專頁。

 農場夢37 拔蘿蔔後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ultivator 的頭像
cultivator

人‧耕‧食 共同體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