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治芬縣長執政九年,喊出了「農業首都」之口號,但檢視其實際治理,赫然發現,藍綠一家,國民兩黨極其一致地,迷信將縣內之農產品銷至縣外之大都市與台灣境外,並引為政績,即使割稻尾,也不錯過。

綠色執政,但農業治理,卻完全藍色化,罔顧(更可能是無知)糧食安全、糧食主權、食物里程、食品安全、農業生態環境之友善重建、為前述各者進行計劃生產、生產者之分配民主、農村民主共同體之重建等當代進歩之倡議與追求,一心一意,把農業首都之農業,推落早已結構性失靈且無法修理之市場深淵,甚至沒入全球資本主義市場惡潮!

以西螺聞名之醬油產業聚落為例,蘇治芬縣長九年「農業首都」之真相為何?很抱歉,極為諷刺的是,釀造醬油之原料,黑豆,依頼進口幾乎達100%!這是啥米款的「農業首都」呢?對這般諷刺地讓人無地自容的事實,蘇治芬之雲林縣政府與其前任張榮味之雲林縣政府,極其一致地,無感,不聞不問不作為!

雲林縣政府若有心用心,推動西螺醬油產業聚落在地採購在地生產之黑豆,何難之有?

首先,縣長若親自主動出面,一一專程拜訪說服,各家企業負責人總得多多少少給面子,應允一定之採購量,總計起來,就相當可觀,馬上即能招募雲林有意返鄉務農之出外青年,組織起來,進行合作化生產,合作化生產能持續降低生產成本,並不斷提高平均品質,且能使「菜鳥生產者」相互激勵、學習、支持、培力,將農耕志業之路,堅持而穩健地走下去。

其次,凡願以契作,長期而穩定地,支持在地生產黑豆之醬油企業品牌,雲林縣政府大力宣傳,開動所有宣傳機器──包括網路/刊物/廣告/信封/新聞操作,除了倡導雲林縣公教人員購買,雲林縣政府之禮品採購亦以之為優先,作為回報。此等回報,雲林縣政府不需多花一塊公帑,卻必引來不少西螺醬油企業跟進,契作。

再者,縣長親率契作品牌與全台各大賣場企業負責人談判,除了爭取上架,在全台各大賣場設專區。另,雲林縣政府設計行銷從在地生產農場至契作釀造醬油工廠之體驗旅程,開發觀光採購客源。雲林縣政府於對待契作品牌與不契作品牌之政策差距,不斷拉大,才能有效驅引不契作品牌加入契作品牌之行列。

以上所述,縣長一任四年,輕易可為,其成果:

  • 西螺與虎尾休耕地,以友善環境農法復耕,必倍數增長;
  • 青年返鄉綠農者,雲林農業永續發展之生力軍,農業首都之青年軍,必倍數增長;
  • 本土黑豆產業復興起來,為糧食自給率之提高作出貢獻;
  • 西螺醬油產業因在地採購友善環境在地生產之黑豆,品牌形象與市場競爭力同時大升級。


然而,審閱雲林縣長候選人李進勇、張麗善之農業政見,至今,在本質上,在總路線上,無不是忠於張榮味與蘇治芬之繼承者,仍死抱著失靈無救之市場化小農路線,故而,只能提出以小利小惠對小農政策買票之陳腐政見,翻轉現行農業發展方向/價值之新思維,恐怕不曾在兩人之腦中閃現?

創作者介紹

人‧耕‧食 共同體

culti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